pn景三

【整理】同人&原创

同人

【刀剑乱舞】

安清:《阳光醒后》

安清:《夜萤火》

安清:《血欲》

安清安:《红豆奶茶》

江宗:《疼》


【瓶邪】

《生老》

《初年》

【瓶邪】三百六十五分之二十四系列:

立春

雨水

惊蛰

春风

清明

谷雨


立夏

小满:《回》

芒种

夏至

小暑

大暑


立秋:《今秋》

处暑

白露

秋分

寒露

霜降


立冬

小雪

大雪

冬至

小寒

大寒


【EC/Cherik】

《Come back》


【云纲/1827】

《他们的十年》


【青黑】

《吃醋》


【TF相关】

《如果他们给你送快...

红豆奶茶

《红豆奶茶》

*冲田组  本来想写安清的  结果发现清安也是通用的所以还是改成冲田组吧

*大学生paro  土方组同学设定  麻麻客串


其实清光对奶茶的口味并没有太大的研究,喝到了什么口味的奶茶他都是无所谓的,但是在他点了原味奶茶,玩着手机的他喝了一口侍者端上的奶茶之后,嘴里浓浓的红豆甜味还是让他下意识地皱了一下眉。

他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到奶茶杯的透明杯底,是明显的红豆。

“今天并不是很想喝太甜的奶茶啊。”

这种情况很尴尬。

今天的加州清光并不想喝特别甜的红豆奶茶,他也没点。

侍者端错了奶茶,但是他并没有看...

初年

《初年》

*瓶邪

文/景三


胖子醒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,定好的高铁票已经作废,他盯着墙上的时钟露出了一个懊恼的表情。

前几天刚下了一个斗,搜刮了几件他看得上眼的财物,出来卖出去之后得到了不少的一笔钱,正在兴头上便想起王盟以前给他推荐的一款游戏,想着反正是消磨时间便去玩了一玩,结果玩了一天没睡,一睡就错过了要去杭州的车程。

“游戏害人啊!”胖子在床边摸了摸枕头边上的钱包,“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合适的时间。”

胖子上网查询了一下,他订的是8月17下午15:10的高铁,早就已经错过了,但要是订16:05的,他又赶不及,16:47的,到达杭州也快是十一点了,那个时候挺晚的了,也不...

今秋

《今秋》

*瓶邪

*立秋

文/景三


吴邪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火车的一个上铺床底,上铺人的一条腿还伸了一部分出来,腾空在车厢的灯光下,打下的阴影正好遮住了他的脸。

他猛地坐起来,那瞬间脑子里仿佛有几百个鼓的回声在脑壁里撞击,他一下子眼前一黑身体一歪就栽下了床。

吴邪紧闭着眼睛坐在车厢里,混乱的思维让他的脑袋疼痛不已,他把头靠在车厢的桌子腿边,四肢无力瘫软在地上,火车一阵响动,他的头就直接移了位准备往地上磕去。

但一个人直接把他拉了起来,让他逃离了磕到头的悲惨命运。

吴邪微微睁开眼睛,又无力地闭上,嘴唇动了一动,过了好一会儿才蹦出两个字:“……小哥?”

他说完这两个...

一份不完整的中国姓氏整理

整理 by景三

第一个A到Z是用《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增补本》整理的姓,太多字,或有遗漏。是2002年的字典。

纯整理,不考究,我高兴。


注音为作为姓时的读音,未查明作为姓氏时正确读音的字,在此文本中默认为常用音。【有些字作为姓氏时自有读音但我没标的:①查不到(此时会用常用音开头拼音来分类,若常用音有两个音则我开心分到哪就哪),②我会。】

第一个A到Z里,粗体的为复姓。下划线为可能在字典里错过了的姓和字典之外搜查到的姓。

后搜查到的姓有可能有记录显示为姓但查不到确切资料的。比如【不】或者【碧】等,在【百度百科·中国姓氏·其他少见姓氏】中有...

《回》

*瓶邪

*小满

文/景三


张起灵醒来的时候还是凌晨五点多,雨声就已经透过窗户狠狠地打了进来。

从来都是浅睡眠过夜,但今天竟然没有被雨声吵醒。

张起灵仔细思考了一下,这大概是从青铜门出来去了杭州开始的。

他从青铜门出来之后在杭州呆的时间不长,更多的是在家族和杭州之间往返,偶尔留得时间长一些,家族这边还会有细枝末节的东西要他回去处理。吴邪听了还会翻了个白眼说张家只剩下一群智障,衣服买了还不会自己穿,吃个饭还得让他这个族长选下一次要用的米,干脆让张起灵一个个请个保姆算了。

当时他听了也只是一笑,没有反驳。

但事实是,这是他的责任,张家到他这一代,已经没有人能够再把张家带...

生老

《生老》

*瓶邪

文/景三


在把一锅炒熟的青菜盛到碗碟里之后,吴邪才叹了口气,认命地转身走到墙边去取下吊挂在墙上的深色围裙。

本该在家时候,他是放松自己,所有的一切都毫不在意能放下做自己的时候,但他仍旧不太愿意把一件围裙穿在身上。

即便闷油瓶都不知道看了多少回了,但他总觉得自己越穿这围裙越有种年纪数字飞速上升的感觉。

他看着锅里慢慢起泡的花生油,把手边的肉倒了进去。

他一边翻炒着一边看着锅里出神。

现在张起灵不说老老实实待在杭州,但起码一周也能见他那么几次面,毕竟他还有个张家要打理,有些时候往返来回好几次,那边又消停了,张起灵就会一直待在吴邪家里,看看电视读读报纸玩玩电脑。...

失神症

《失神症》

文/景三

Ps.失神症是种小癫痫  症状是发病时候无法动作无法说话但有意识  每次发病十几秒二十三十秒不等  也有一分钟  发病过后自会恢复意识  每天大概有十几次  吃药能好  但每人不同  程度也不一


当坐在我眼前的人第二次在谈话中沉默下来后,我没有选择继续与他说话,而是等着他恢复神智。

约摸过了半分钟,他眨了眨眼,开了口:“跟我说话比较累吧。”

我摇摇头,予他一个善意的笑容:“不会,正好给了我思考的机会。...

影子先生系列顺序

晋江搜光速三应该能找到我吧……

微博搜光速三应该能看到的吧……

不过晋江的还没上传完就是了……

感觉睡前故事要变成动植物科普惹

另外还有月份系列  但因为没写完就不列上来了

其中有几篇顺序是乱的  但是因为太多了  我自己也眼花缭乱  就暂时不管

顺便放一放这个系列的前言好惹


我叫影子先生,是刚从人类社会搬来植物森林与动物森林交界不久的一位店主。我的小店叫“故事收集馆”,它落成的时候,我并没有像人类那样请舞狮放礼炮,即使我是在人类社会出生的,但毕竟这些人类行为在森林里是会被人厌恶的,不仅造成声音污...

谁选他谁倒霉

《谁选他谁倒霉》

文/景三


倪丰在学生生涯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对自己的评价:“谁选他谁倒霉。”

是从谁口中说出这句话的,倪丰心里明镜儿似的。


高中时候化学有实验课,实验课上一节课下课之后的课间,学生们就会穿过连接着好几栋教学楼的走廊走向他们的实验课课室。

大家都很习惯地与自己的同桌坐在一起,倪丰也不例外。

倪丰的同桌是个成绩还不错,但有些自大的人,有时候别人的逆耳忠言,他一点都听不进去,还非要坚持自己的错误想法,倪丰也非常头疼他,但毕竟是自己的同桌,倪丰也不太擅长与人沟通,想着忍忍,就都会过去的了。

此次实验课的内容老师在上一次课已经讲了一遍,在实...

© jingsann | Powered by LOFTER